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结爱中一些有意味的段落  

2018-05-11 20:4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集
先说贺兰静霆和关皮皮。
这一对其实很玩味,没有用流于传统言情的套路去讲述一段虚渺的一见钟情,贺兰爱关皮皮吗?似乎没那么爱,他对关皮皮的称呼从来都是疏离冷漠的“关小姐”,比起自己是否爱关皮皮,他似乎更执着于关皮皮能不能接受他的爱,那是一种在轮回中被固化的爱情+报恩模式,从来都是毫不费力地一见钟情,从来都是水到渠成的两心相印,然而,这就是爱情吗?
关皮皮因为他而引发身体不适,他的即刻反应是“让她吃点苦头”,而不是担心、紧张。他罔顾对方意愿强迫她戴上媚珠,固执地认为喜欢的人也一定会喜欢上自己,然而这次媚珠没有发光,皮皮并不是他在轮回里深爱的慧颜,而是一个全新的独立的个体,甚至另有所爱,实在是当头一棒。
所以贺兰对宽永说,“我一度以为这段感情是命中注定,但最近我发现我错了,没有什么感情是理所当然的,就因为我这段错觉,我对这段感情付出得太少。”这样一个在感情中的极度自我主义者,重症霸总病双重洁癖患者,关皮皮当然不会爱上。
那么关皮皮呢?从目前放出的几集来看,三个闺蜜当中,小菊坚韧爽朗,田欣聪明独立,关皮皮姑且可以说善良。但这种善良又充满着各种bug,他会为了和男友约会在公司忙得人仰马翻的时候跑去请假,口口声声说要做时政记者,却又丝毫看不出她对理想的坚持和努力,说要学英语却连签证材料都要田欣翻译,连辞职信都能写错字,一副恋爱大过天的样子。
可就算恋爱大过天,恋爱也搞得一团糟,用红线给男友缝白衬衫,还是巨粗的针脚,给男友买新衣还要跟妈妈借钱,甚至带一瓶豆瓣酱去参加男友生日会。在男友和闺蜜相谈甚欢时主动退出战场,却又在意识到感情危机时辞掉工作不留退路,妄想用婚姻和承诺来实现更美好的生活,女主光环让主编对她青眼有加处处关照,小菊和田欣就像她的两个老妈,照顾她帮助她开导她保护她,关皮皮似乎把自己活成了一个舒适线上的巨婴。
所以贺兰和皮皮没有理由一见钟情,但是正是因为不完美,这段感情才显得更有现实意义。生生世世在我这里其实不具备常态意义上的浪漫,要知道,爱情不尽然是基于完美人设的一见钟情,或者你强我弱的攀附与依傍,也可能是两个不完美的人一起碰撞、进化,乃至成长,让每一刻都成为崭新未来的起点。
我实在很钟情每集结尾的独白,用日记的形式引出人在感情中不同的行为状态和心理状态,很能引发观剧者的反思与追索,是每集的点睛之笔。
其它几对同样精彩。比如田欣和家麟,小菊和陈楠。
不是太想用渣男或者绿茶这种词去定义一段感情中的多角关系,拿田欣来说,这是一个双商很高的女子,她对家麟有好感,却知道有些事不能为,在感知到家麟的好感时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避嫌,家麟生日那晚她细心地将事先准备好的衬衫偷偷塞给皮皮,面对家麟的告白,她头脑清晰果断拒绝,如果没有目睹天台上贺兰和皮皮的亲密,也许她会成为一个中国好闺蜜,但,孰能无情?
孰能无情。就像小菊,明知道陈楠利用了自己对他的好感,却还是卑微地认为自己“配不上”,一再让自己匍匐到泥土里,糟污中也要长出藤蔓来。就算是陈楠,那么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他的感情世界里,也充满无法放手的卑微,我们常常习惯利用他人的好意来满足个人私欲,有恃无恐地享受爱慕者的照拂,再吐槽为什么就是感动不了你?
不管是陈楠的自私还是家麟的懦弱,甚至是田欣的挣扎与小心机,都是人性在生命历程中的真实表达,无人可以免俗,更不必轻易定义。
就像一面面镜子,从中也可以找到我们的脸。
----------------------------------------------------------------------------------------------------------------------------------
9-12集。
分手戏,期待已久。并不算体面的分手。至于怎样的分手才能称得上体面,关皮皮其实并没有给出一个标准,体面不是分手时忍住想要砸过去的拳头或者自我荼毒“她才是最好的选择”,而我“不配”,而“总会遇到的”、“他当然还在乎你”更像安慰者不痛不痒的鸡汤,也拯救不了被伤害者的体面。 体面是自己给的,而皮皮这种内向坍塌型人格在感情生活中典型的表现就是单方面地认为自己“配不上”对方,与小菊如出一辙。她对分手早有预感,忿忿的只是那个人竟然是田欣。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体面,期待关皮皮会找到答案。
说真的,贺兰静霆真是个顶顶可爱的人啊,你看,故事的明线是讲述关皮皮如何爱上贺兰以及在一段恋爱中成长的过程,但贺兰从来不是天生的情种,他也需要在人类的世界里学习经营爱情,而不是手到拈来式地一见钟情,这条暗线,有点意思。
贺兰对慧颜有爱情吗?也许有,但从来都是唾手可得,包括慧颜的自我牺牲,他是一个获利者,而这种获利是建立在他人无条件牺牲的基础上,不能带来丝毫快乐。即使是后面的二十几世,他与转生的慧颜也只是重复这种徒劳无功,理所当然地一见钟情,顺理成章地天人永隔,觉得这一世可能也不过如此。
所以你看,前面八集的贺兰静霆永远都是一张冷淡的脸,他只吃花,是因为对慧颜的负罪感;自己跑去睡大觉却任由关皮皮四仰八叉在沙发上草草过夜;他觉得爱情的样子就应该是“此生从来没有骗过你”,笃信心跳三下就能让对方接受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世的关皮皮是否会害怕,连一包雄黄都能让他动怒;他拒绝与这个时代链接,不会上网不用手机,毫无生活气息,似乎深信这一世的关皮皮依然逃不过二十五岁的诅咒,就像一个有交际障碍的自闭症儿童把自己的每一世活成一座孤岛。
让他意外的是媚珠竟然没有发光,这个在千年岁月中雷打不动的点竟然出现了意外,而这个意外搅得他措手不及,就像投入湖心的石块,涟漪扩散,弄乱一池春水。
这应该是贺兰改变的开始,意外就像一连串地涟漪,让他的生活开始前进。他开始留心皮皮日常使用的词汇,留心她想要什么,而不是她需要什么。皮皮买醉落难,贺兰飞身相救,场面固然帅极了,但最帅气的是他在床边守着皮皮醒来,递上一杯水,而不是像上一次任由她躺在沙发上,再程式化地让千花来善后。
两人前后三次约饭,第一次,贺兰大人是百般嫌弃地一口不吃,我要是皮皮心中大概要过一万只草泥马;第二次,依然是霸总式点餐,但主动带了花让服务员打碎拌了冰水,可以理解为尊重的开始;七夕节那晚,吃肉大嚼的贺兰大人实在是可爱之极。在人类有关爱情的美德里,有包容,有迁就,有陪伴,有一种菜叫“你做得很好吃”。皮皮前后两次问过贺兰,“你不是不吃人类的食物吗”,第一次贺兰冷淡地回答“对啊,你吃”,这一次,他说“没关系,我陪你吃”。
我陪你吃,真好啊。食物与温度在爱情中的存在实在是很微妙,在人类对于爱情的认知构筑中,特别注重心意的传达,有情人心意相通才算完成了爱情仪式最重要的一步,然而,怎样才算心意相通?恐怕要基于对彼此温度的感知,每一次通过食物接触的过程,就像是一次温度感知的过程,宽永为了修鹇百年茹素,修鹇觉得三明治美味是因为小菊的存在,家麟在红酒与豆瓣酱之间做出了选择,这一次,轮到了贺兰静霆。
摩天轮上,贺兰用手护住了皮皮的脸,却又极尽绅士地保持了一点距离,“不能分享的景色,不看也罢”,这真是重要的一镜,从分享食物,分享体温,进而分享并肩看到的人生风景,难怪千百年来,男女交往总不厌此道。话说回来,贺兰大人的手真是性感极了。
于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陷入爱河的贺兰大人,终于在这一世,开启了他真正意义上的初恋之旅。
倒不必吐槽贺兰大人的“备胎”身份,的确,皮皮利用了贺兰的善意来帮自己完成一个告别仪式,如同另一条线中的小菊,她喜欢宽永,却又不确定宽永是否会答应她的追求,所以她选择了最稳妥有效的方法,利用修鹇对自己的好感来制造与宽永相处的机会。有错吗?就像陈楠一样,你抓不到这种行为实质上的错误,并且对方还可以用“我不知道你喜欢我”来为自己开脱,她真的不知道修鹇喜欢自己吗?就像陈楠假装不知道小菊喜欢自己一样,都是自欺欺人的小心机而已。
修鹇对宽永说,人类“在碰到喜欢的人时就会迷失自我,然后不管别人提出怎么样的无理要求,都会欣然接受,难道就看不出对方在利用自己吗?”真是一语点睛。关皮皮是绿茶吗?倒也未必,刚从一段失败的感情中走出来,自觉或不自觉地变成了精致的利己派,对可能到来的幸福彷徨又害怕,做出更有利于己的选择,实在是人之常情。要知道,感情中的每一次小心机,也都是人性的证明。
最钟情的一幕是阿归演唱会上两人的相遇。此剧配乐和光影运用真是美啊,第一是月色潋滟,前世今生,照得人心动心醉;第二是演唱会上光影流转,深蓝浅蓝、刹那永远,都在两个人脸上的斑驳里。
黄景瑜啊,真是老天爷赏饭吃的那种演员,生就一张眼底有霜华、眉间有沧海的脸。
另,很喜欢“朱雀街”,就用原作格律再填了一首新词。
千里长云似雪,蹄铃古道迟迟,塞雁渺天涯。
风举寒衣,一阙听胡笳。
昨夜与人话长安,霓裳月下。
一羽鸿书平生稀,衾边斜。
小湖青釭碎梦,犹啼暮雪春霞,
下马还寻,闲庭古树。
闲庭古树,是侬家。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