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结爱中一些有意味的段落(献给我亲爱的贺兰大人)  

2018-05-11 20:44:05|  分类: 瑜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集 先说贺兰静霆和关皮皮。 这一对其实很玩味,没有用流于传统言情的套路去讲述一段虚渺的一见钟情,贺兰爱关皮皮吗?似乎没那么爱,他对关皮皮的称呼从来都是疏离冷漠的“关小姐”,比起自己是否爱关皮皮,他似乎更执着于关皮皮能不能接受他的爱,那是一种在轮回中被固化的爱情+报恩模式,从来都是毫不费力地一见钟情,从来都是水到渠成的两心相印,然而,这就是爱情吗? 关皮皮因为他而引发身体不适,他的即刻反应是“让她吃点苦头”,而不是担心、紧张。他罔顾对方意愿强迫她戴上媚珠,固执地认为喜欢的人也一定会喜欢上自己,然而这次媚珠没有发光,皮皮并不是他在轮回里深爱的慧颜,而是一个全新的独立的个体,甚至另有所爱,实在是当头一棒。 所以贺兰对宽永说,“我一度以为这段感情是命中注定,但最近我发现我错了,没有什么感情是理所当然的,就因为我这段错觉,我对这段感情付出得太少。”这样一个在感情中的极度自我主义者,重症霸总病双重洁癖患者,关皮皮当然不会爱上。 那么关皮皮呢?从目前放出的几集来看,三个闺蜜当中,小菊坚韧爽朗,田欣聪明独立,关皮皮姑且可以说善良。但这种善良又充满着各种bug,他会为了和男友约会在公司忙得人仰马翻的时候跑去请假,口口声声说要做时政记者,却又丝毫看不出她对理想的坚持和努力,说要学英语却连签证材料都要田欣翻译,连辞职信都能写错字,一副恋爱大过天的样子。 可就算恋爱大过天,恋爱也搞得一团糟,用红线给男友缝白衬衫,还是巨粗的针脚,给男友买新衣还要跟妈妈借钱,甚至带一瓶豆瓣酱去参加男友生日会。在男友和闺蜜相谈甚欢时主动退出战场,却又在意识到感情危机时辞掉工作不留退路,妄想用婚姻和承诺来实现更美好的生活,女主光环让主编对她青眼有加处处关照,小菊和田欣就像她的两个老妈,照顾她帮助她开导她保护她,关皮皮似乎把自己活成了一个舒适线上的巨婴。 所以贺兰和皮皮没有理由一见钟情,但是正是因为不完美,这段感情才显得更有现实意义。生生世世在我这里其实不具备常态意义上的浪漫,要知道,爱情不尽然是基于完美人设的一见钟情,或者你强我弱的攀附与依傍,也可能是两个不完美的人一起碰撞、进化,乃至成长,让每一刻都成为崭新未来的起点。 我实在很钟情每集结尾的独白,用日记的形式引出人在感情中不同的行为状态和心理状态,很能引发观剧者的反思与追索,是每集的点睛之笔。 其它几对同样精彩。比如田欣和家麟,小菊和陈楠。 不是太想用渣男或者绿茶这种词去定义一段感情中的多角关系,拿田欣来说,这是一个双商很高的女子,她对家麟有好感,却知道有些事不能为,在感知到家麟的好感时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避嫌,家麟生日那晚她细心地将事先准备好的衬衫偷偷塞给皮皮,面对家麟的告白,她头脑清晰果断拒绝,如果没有目睹天台上贺兰和皮皮的亲密,也许她会成为一个中国好闺蜜,但,孰能无情? 孰能无情。就像小菊,明知道陈楠利用了自己对他的好感,却还是卑微地认为自己“配不上”,一再让自己匍匐到泥土里,糟污中也要长出藤蔓来。就算是陈楠,那么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他的感情世界里,也充满无法放手的卑微,我们常常习惯利用他人的好意来满足个人私欲,有恃无恐地享受爱慕者的照拂,再吐槽为什么就是感动不了你? 不管是陈楠的自私还是家麟的懦弱,甚至是田欣的挣扎与小心机,都是人性在生命历程中的真实表达,无人可以免俗,更不必轻易定义。 就像一面面镜子,从中也可以找到我们的脸。 ---------------------------------------------------------------------------------------------------------------------------------- 9-12集。 分手戏,期待已久。并不算体面的分手。至于怎样的分手才能称得上体面,关皮皮其实并没有给出一个标准,体面不是分手时忍住想要砸过去的拳头或者自我荼毒“她才是最好的选择”,而我“不配”,而“总会遇到的”、“他当然还在乎你”更像安慰者不痛不痒的鸡汤,也拯救不了被伤害者的体面。 体面是自己给的,而皮皮这种内向坍塌型人格在感情生活中典型的表现就是单方面地认为自己“配不上”对方,与小菊如出一辙。她对分手早有预感,忿忿的只是那个人竟然是田欣。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体面,期待关皮皮会找到答案。 说真的,贺兰静霆真是个顶顶可爱的人啊,你看,故事的明线是讲述关皮皮如何爱上贺兰以及在一段恋爱中成长的过程,但贺兰从来不是天生的情种,他也需要在人类的世界里学习经营爱情,而不是手到拈来式地一见钟情。这条暗线,有点意思。 贺兰对慧颜有爱情吗?也许有,但从来都是唾手可得,包括慧颜的自我牺牲,他是一个获利者,而这种获利是建立在他人无条件牺牲的基础上,不能带来丝毫快乐。即使是后面的二十几世,他与转生的慧颜也只是重复这种徒劳无功,理所当然地一见钟情,顺理成章地天人永隔,觉得这一世可能也不过如此。 所以你看,前面八集的贺兰静霆永远都是一张冷淡的脸,他只吃花,似乎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自己跑去睡大觉却任由关皮皮四仰八叉在沙发上草草过夜;他觉得爱情的样子就应该是“此生从来没有骗过你”,笃信心跳三下就能让对方接受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世的关皮皮是否会害怕,连一包雄黄都能让他动怒;他拒绝与这个时代链接,不会上网不用手机,毫无生活气息,似乎深信这一世的关皮皮依然逃不过二十五岁的诅咒,就像一个有交际障碍的自闭症儿童把自己的每一世活成一座孤岛。 让他意外的是媚珠竟然没有发光,这个在千年岁月中雷打不动的点竟然出现了意外,而这个意外搅得他措手不及,就像投入湖心的石块,涟漪扩散,弄乱一池春水。 这应该是贺兰改变的开始,意外就像一连串地涟漪,让他的生活开始前进。他开始留心皮皮日常使用的词汇,留心她想要什么,而不是她需要什么。皮皮买醉落难,贺兰飞身相救,场面固然帅极了,但最帅气的是他在床边守着皮皮醒来,递上一杯水,而不是像上一次任由她躺在沙发上,再程式化地让千花来善后。 两人前后三次约饭,第一次,贺兰大人是百般嫌弃地一口不吃,我要是皮皮心中大概要过一万只草泥马;第二次,依然是霸总式点餐,但主动带了花让服务员打碎拌了冰水,可以理解为关系破冰的开始;七夕节那晚,吃肉大嚼的贺兰大人实在是可爱之极。在人类有关爱情的美德里,有包容,有迁就,有陪伴,有一种菜叫“你做得很好吃”。皮皮前后两次问过贺兰,“你不是不吃人类的食物吗”,第一次贺兰冷淡地回答“对啊,你吃”,这一次,他说“没关系,我陪你吃”。 我陪你吃,真好啊。食物与温度在爱情中的存在实在是很微妙,在人类对于爱情的认知构筑中,特别注重心意的传达,有情人心意相通才算完成了爱情仪式最重要的一步,然而,怎样才算心意相通?恐怕要基于对彼此温度的感知,每一次通过食物接触的过程,就像是一次温度感知的过程,宽永为了修鹇百年茹素,修鹇觉得三明治美味是因为小菊的存在,家麟在红酒与豆瓣酱之间做出了选择,这一次,轮到了贺兰静霆。 摩天轮上,贺兰用手护住了皮皮的脸,却又极尽绅士地保持了一点距离,“不能分享的景色,不看也罢”,这真是重要的一镜,从分享食物,分享体温,进而分享并肩看到的人生风景,难怪千百年来,男女交往总不厌此道。话说回来,贺兰大人的手真是性感极了。 于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陷入爱河的贺兰大人,终于在这一世,开启了他真正意义上的初恋之旅。 倒不必吐槽贺兰大人的“备胎”身份,的确,皮皮利用了贺兰的善意来帮自己完成一个告别仪式,如同另一条线中的小菊,她喜欢宽永,却又不确定宽永是否会答应她的追求,所以她选择了最稳妥有效的方法,利用修鹇对自己的好感来制造与宽永相处的机会。有错吗?就像陈楠一样,你抓不到这种行为实质上的错误,并且对方还可以用“我不知道你喜欢我”来为自己开脱,她真的不知道修鹇喜欢自己吗?就像陈楠假装不知道小菊喜欢自己一样,都是自欺欺人的小心机而已。 修鹇对宽永说,人类“在碰到喜欢的人时就会迷失自我,然后不管别人提出怎么样的无理要求,都会欣然接受,难道就看不出对方在利用自己吗?”真是一语点睛。关皮皮是绿茶吗?倒也未必,刚从一段失败的感情中走出来,自觉或不自觉地变成了精致的利己派,对可能到来的幸福彷徨又害怕,做出更有利于己的选择,实在是人之常情。要知道,感情中的每一次小心机,也都是人性的证明。 最钟情的一幕是阿归演唱会上两人的相遇。此剧配乐和光影运用真是美啊,第一是月色潋滟,前世今生,照得人心动心醉;第二是演唱会上光影流转,深蓝浅蓝、刹那永远,都在两个人脸上的斑驳里。 黄景瑜啊,真是老天爷赏饭吃的那种演员,生就一张眼底有霜华、眉间有沧海的脸。 另,很喜欢“朱雀街”,就用原作格律再填了一首新词。 千里长云似雪,蹄铃古道迟迟,塞雁渺天涯。 风举寒衣,一阙听胡笳。 昨夜与人话长安,霓裳月下。 一羽鸿书平生稀,衾边斜。 小湖青釭碎梦,犹啼暮雪春霞, 下马还寻,闲庭古树。 闲庭古树,是侬家。 ---------------------------------------------------------------------------------------------------------------------------------------- 13-16 聊聊闺蜜团。 闺蜜三人团里,最被唾弃的是田欣,我不认同。 她几乎是一个零缺点的朋友,性格好、双商高,她的友谊支撑起了皮皮灰色的高中,并且屡次在不同场合化解了皮皮的尴尬,很长一段时间对家麟发乎情止于礼。她和家麟、皮皮的关系,与其将她推到“小三”的风口浪尖,我更愿意将这次事件视为家麟的“出轨”,对皮皮没有爱情却默认男女朋友关系,爱上田欣之后又不敢向皮皮坦诚一切,同时将两个喜欢他的女孩推向了深渊。 然而,像田欣这种人格独立、只是恰好被一段误入歧途的恋情搅乱视线的女孩,注定不会对家麟沉湎太久。在这段三角关系里,家麟实在是具备渣男的一切条件,但凡他出镜的场合,永远是在忙自己的事情,学业和前程是他生活的重心,皮皮是他的生活保姆,田欣是他的学业助手,世界永远围着他转,他则理所当然地享受两个女孩保姆式地照拂,一个典型的巨婴型人格。而一段健康的爱情,绝对不是用我的委屈求全来衬托你的高大巍峨。所以,同样是华大高材生的田欣,怎么可能继续被蛊惑、以牺牲自己“本来的生活”帮他在异国煮饺子修马桶?爱情最愚蠢卑微的样子不过如此。 这是田欣最接地气的地方,她身上最初冒着仙女气,但很快就被爱情拖入地狱,成为渣男名下的受害者,与其说是报应,不如说她和皮皮一样,被欲望折磨,也被生活改变,无关学历智商,现实面前,人人平等。 相比之下,皮皮真的太幸运。用上帝视角来看,在一段错误的际遇面前她及时止损了,正应了福祸相生。玛丽苏的套路在于,只要你挥别了错误,就一定能遇见Mr.Right,然而现实真是如此吗?你又如何知道下一个一定就是对的?不谈狐族身份,单拼个人硬件,贺兰静霆不见得强过陶家麟,但贺兰最可爱的地方不仅仅在于美好的颜值和肉体,而是让皮皮看到了努力的可能和希望。 努力这个词实在太珍贵了,对于皮皮而言,家麟和田欣的优秀就像横亘在眼前的大山不可逾越,而家麟过于膨胀的自我加剧了皮皮的自卑,早早就做好了全职主妇的打算,那么努力有何用?同样是面对他人对家麟的称赞,田欣意识到了身为独立个体的重要性,这是成长的重要一步,而皮皮还迟迟沉浸在“带我去美国”的美梦之中,甚至自导自演了七夕的浪漫约会,学习不好没关系,不会赚钱没关系,找个好老公嫁了就行......然并卵。 遇到贺兰后,皮皮的转变是质变性地,他记得皮皮的理想,促使她找回了辞掉的工作,燃起考研的动力,生活又开始重新转动。课堂上贺兰对于“量变质变”地回答切中肯綮,“量变到一定程度引起质变,产生新质”,写照的不仅仅两人感情发展的量与质的变化,也是皮皮做为独立个体量与质的变化。 爱情之所以美好,不仅仅在于荷尔蒙和多巴胺的分泌,也是原本不成熟不完美的个体经由冲撞,修补,再共同成长为参天大树的过程,共生却不攀附,相契而始终保持独立。 就这一点而言,贺兰比家麟要远高出不止一个身位。 值得玩味的是,除了勇救皮皮那一段,贺兰很少开过狐族祭司大人的金手指,他是做为一个血肉俱全的人类与这一世的皮皮相爱。和皮皮共处一室会因为闻到对方的气息而鼓噪,像个愣头青不得不跑到浴室去掩饰情动,甚至你会觉得他表达感情的方式很“淡”,但这才是初尝恋爱又带点奶气的贺兰大人啊,青涩又稚嫩,有时木讷得让人着急,毫无传统偶像剧男主撩妹的油腻之态,这种反差似乎更符合“初恋”的本质。 有一个细节呼应得很漂亮,皮皮三次在贺兰家过夜,第一次她被贺兰随意丢在了沙发上;第二次她在贺兰床上醒来;而这一次,是贺兰睡在了沙发上。男女之间的表情达意不是靠虐狗撒糖,而往往就在这些细节的递进里。 闺蜜团中可能会BE掉的角色私以为会是小菊。 她与宽永、修鹇的纠葛看似是她喜欢宽永,修鹇又喜欢她,其实更像是她在宽永与修鹇之间摇摆不定。原生家庭的不幸对她的影响是巨大的,她貌似乐观,其实极度自卑,“配不上”是她和皮皮面对渣男时共同的台词,医院里她会因为方近雪的出现吃醋,表现方式却近似自虐,又有意无意地借修鹇来维系三角的平衡。令她不安的不像是宽永是否喜欢着方近雪这个问题,更类似于这个原本稳定的三角关系因为外人被打破而导致的安全感的缺失。 戏精啊!她真的不知道修鹇喜欢她吗?酒会上修鹇的欲言又止,以及后面那些闪烁的小眼神,以及已经宣之于口的“别跟我说你要养我之类的话”,她怎么可能不懂?只不过是把陈楠旧日施之于她的“小心机”在修鹇身上重演一遍而已。 过往经历对我们总是有着难以预估的影响,有些伤害并不一定能在时光中愈合,也可能是根深蒂固进而影响一生的,你以为的重新开始有时只是原地踏步重复伤害而已。过去造就性格,而性格可以决定命运。 但话说回来,修鹇又真的爱小菊吗?她面对小菊可能老去的事实坦然笑得像个孩子,却丝毫不质疑会与宽永分开的可能性,因为那是“我们的房子”。 此外,千花和赵松这条线,改编的比较好的是赵松“质变”的过程,他不是原作里天生的坏人,而首先是一个人,一个有野心有欲望有感情的人,因求而不得的黑化会使人物性格显得更饱满些,再慢慢讲。 ---------------------------------------------------------------------------------------------------------------------------------------- 17-20集 这几集看完后你也许会倒吸一口冷气,千花是多么冷酷啊,你很难相信她是一个置身事内的女子,把从北方带过来的所有的利害纠缠、本末冲突都放在贺兰面前给他看,毫无隐瞒。然而这种冷酷又是多么果决和帅气,好像我只是深爱着你、不计漫长岁月守护着你,那是我自己的事,我尊重你的所有选择和决定,即使可能会面临失去你,这大概才是“我爱你,却与你无关”最好的诠释。也许她将真相告诉皮皮确实有私心使然,希望可以为贺兰争取到一丁点活着的机会,但那只是活着的机会,而不是出自欲望地占有和期望回头。 讲到千花,这是全剧中唯一一个不断为爱失去的女子,她为贺兰守候千年,可最终等来的答案是“原来我也只是他的药”;她几次三番对赵松折腰妥协,然而时光并没有眷顾她的执着,甚至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戴在身上的媚珠亮了,她心疼了、心动了,应该可以有一个新的起点了,然而赵松从来就不是良人。火车月台上面对赵松奔向新世界的诱惑,她没有被这个狡猾的左祭司大人打动,而是心志坚定地回到了以贺兰静霆为中心的世界,那才是她要守护的自由和完成的承诺,而不是背负着隐秘的罪恶和一时之私对那个真实的世界弃之不顾。这是战国式地一诺千金,我带着对你的承诺而去,就要将答案完完全全地带给你,即使这个答案如此残酷。 很高兴在这个女子身上看到了爱情中真正的贵族气质,当得起一句国士无双。至于她爱赵松吗,怎么可能?她为之心动的是自己折射在赵松身上的影子。 原形毕露的是赵松。尽管我们在赵松身上看到了太多的追根溯源来讲述他被欲望控制的理由,但这些都不足以成为他作恶的理由。其实你看这剧的地域属性很有意思,南方狐族要的是自由,基于平等和尊重的自由,而北方的狐族拥有的兽性似乎要更强烈一些,如朝颜公主,她的目标直指狐族世界“本来的样子”,血缘亲情面对政治立场不值一提;青木也是如此,两个女子因为他的偏执堕入生的轮回和死的循环,在他看来,这不是两条鲜活的生命,而仅仅是药引而已。所以,赵松焉能置身其外? 我们的文化里常常赞叹男性至死不渝的深情,觉得只要精诚所至金石必然为开,所以公共场所求婚下跪、明暗里纠缠、跟踪是家常便饭,还要被他人赞一段痴情,然而痴情从来就不是作恶的遮羞布,更不是自己被自己感动,却跳着说为什么感动不了你。当一个女子对你说“不”时,适可而止才是最大的成全,放任欲望膨胀,戕害了一个原本就充满悲剧色彩的女子的一生,又进而利用汪萱对她的好感,用欲望的引诱将另一个女孩拉入地狱。 一个人看起来有多深情,就能有多可恶。 提供一个小小的鉴渣手册。当一个看起来有钱风趣绅士的男人接近了平凡的你,并且用最短的时间和最有效的方法一掷千金地让你青云直上时,请多长一个心眼,他可能是带着目的性而来,但这个目的性绝对不可能是爱。贺兰连皮皮的几千块钱都还不了吗?爱的前提是我了解你,而不是我养你。 说到“我了解你”,应该是这几集埋得最漂亮的一条伏线。我不认为皮皮在得知真相后选择离开贺兰自我牺牲是最正确的做法,在与田欣重逢后的一席交谈中她心虚地打断了对方咄咄逼人的质问,是因为田欣确实一语道出了皮皮在上一段感情的致命错误——相识而不相知。这部剧里人人喊打的“小三”从来就是最清醒的旁观者,实质上也是皮皮成熟的引领者,三人闺蜜团中,在小菊还在为如何平衡ABC的变量而天人交战时,这位气势汹汹的前闺蜜挥出了迄今最重要的一棒。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感情的深浅从来就不以时间长短来衡量,不是一味地付出就能换来同等地回馈。这一次,皮皮在处理与贺兰的感情问题时似乎又走回了与家麟的老路,她不了解贺兰对她的心意,觉得自己是一个被白月光照耀了千年之久的替身,尽管贺兰的求婚让她暂时放下了关于“记忆不能共享”、“公不公平”的小女儿心态,却没有意识到沈慧颜与关皮皮本就是一对“对立而统一”的矛盾。不公平的种子一旦埋下,就会产生消极地用牺牲自我来解决或者说逃避问题的行为,拉家麟下水演戏,顺理成章。 而贺兰也似乎抱持相同态度,他拒绝说出真相,意欲舍身成全,也将结束生命视为这段千年之恋最好的结局,千古艰难惟一死,又会收割掉多少旁观的少女心?这似乎看起来也没问题。但这恰恰是最大的问题,死能够成全什么?这种愚笨且自以为多情的牺牲精神不仅让南方狐族追寻的自由又将陷入无期,也会让皮皮带着无尽地遗憾面对余生,最糟糕的结局莫过于此。我可爱的贺兰大人啊,他在感情上的愚笨和木讷贯穿始终,但一个能将愚笨和木讷以及极致的牺牲精神贯彻到底的人,其实是一种最大的单纯。 男女相爱,必先相知,在一段美好的感情中,死亡从来就不是重点,只会让活下来的人更加遗憾。皮皮讲述了那个坐飞机的故事,对贺兰说,“其实我并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害怕留下遗憾”,实在太点睛,算是为后面的剧情留下一个伏线和升华,带动两人重燃对生命的追求,毕竟,活着才真正美好。 那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小菊老爸超越时代的计算呢?也许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契机。 ---------------------------------------------------------------------------------------------------------------------------------------- 21-25集 21集是摄影、灯光和音乐最接近电影质感的一集,而这一集的最佳女主角我要投给方近雪。餐厅那一段杀人取肝单拎出来完全可以拍一部恐怖电影,这场戏中戏的布局可以说相当巧妙。方近雪这个角色独立而完整,从她在狐族聚会上出现之初,就埋下了一个活扣,她是口碑不错的演员,近期要上映的新戏叫“着魔”,随着场景延伸,深黑的真相一步步揭开,原本看戏的皮皮却不知不觉变成了戏中人,老旧的阁楼,橘色光影绰绰,一场灯下的谈话,杀意升级,毛骨悚然。 “这样善良的人去杀人,你必须要有一个强而有力的原因,这样即便她杀再多人,观众还是可以理解她的”,真是这场戏的点睛之笔啊,方近雪的可怜可恨也在这里。她犯下了和夕颜同样的错误,虽然爱并没有错,却不应该将个人私欲建立剥夺他人生存权的基础上。这里,编剧借方近雪之口似乎给我们留下了一个问号,只要有强而有力的原因,作恶就可以被理解吗? 其实你看,这部剧里没有绝对的恶人,青木也好,赵松也好,甚至是朝颜公主,都有明确的行事动机和出发点。你觉得赵松可恨吗?他当然可恨,再强而有力的动机都不足以成为杀人嫁祸的借口,所以他的结局没问题,被华表木烧得灰飞烟灭,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青木也是如此,他的悲剧同样源于他过于极端的性格,任由执念和欲望侵蚀自我的领导者如何给狐族带来更好的明天?青木醒悟了,只是这种醒悟转变得有点突兀,赵松最后也醒悟了,同样是缺乏必要的过渡,莫名其妙,却势在必行。 可叹的是千花,一趟北方之行惊喜又失望 ,也许有心动萌生,却抵不过一场强暴,所以赵松和千花必须死,赵松用求死来忏悔,千花用赴死来解脱,她真的爱赵松吗?未必。“我爱上你了”,对赵松而言更像是一道咒语,一道放下一切情仇冤结的咒语,而死亡能将他们永远地绑在一起。活着不是不好,却必须面对无穷尽地忏悔和赎罪,对两人而言都是折磨,不如向死而生。偏执的性格,往往造就颠沛的命运。 也许,悲剧就是蓄意要把人生有价值的毁灭给你看。 很可惜,意味是有了,戏的细节处理却经不起深入推敲,过渡生硬,前期埋的扣子变成了坑,就出现了“烂尾”、“导演这次玩砸了”、“一吻就能解决的事要拖这么久”如下局面。虎头蛇尾,自毁长城,这锅,主创必须要背。 这几集里,水准大跌的还有贺兰与皮皮这条线。 我一直很期待一个有所成长的关皮皮,很可惜,不明显,需要戴着粉丝滤镜来尬读。贺兰为救家麟做出了几乎是自毁式地付出,他爱皮皮,爱到宁肯牺牲自己,在狐族继承人之争演化到激烈的时候将自己的软肋直接暴露给对手,在监狱里直接被打回原形,从而解开了狐妖之花的诅咒,关皮皮理当成长起来去做点什么来改变她和贺兰的命运。这条线的逻辑没毛病,甚至淡化了原著中关皮皮在家麟与贺兰之间的摇摆不定,让贺兰治愈家麟变得可以接受。 然而,皮皮的成长似乎是活在编剧的金手指里,没有令观众看到成长的阶段性就突兀地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研究生,而为了拯救贺兰的“我有一个计划”更像“我有一个笑话”,这个计划匆促凌乱得毫无逻辑和常识可言,主要角色智商集体下线,导演有时间补拍一整集的彩蛋,却吝于花点时间塑造男主的角色形象,让他脱衣讲段子倒是不遗余力,最后一集粗糙得就像快进。 如果说贺兰是被褫夺戏份的“隐形”男主,那么这部剧的“隐藏”女主其实是小菊。这个角色真是“独得恩宠”,原著中的关皮皮被一分为二,坚韧顽强积极的部分变成了小菊,带着关键线索找回了华表木,然后千花用金花镜干掉了赵松,关皮皮镜头充足,真正的好戏却没有留给宋茜。 然而,喧宾夺主,过犹不及。小菊是经不起细剖的,她贪心又狡黠,取舍从来就不在她的人生概念里,既享受着被爱的照拂,又贪恋着爱人的美好,ABC其实并不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宽永和修鹇怎么可能分开?这是一对恒定的常量,唯独她才是变量。人类年寿有限,她没有和任何一个白头偕老的机会,她太清楚了,世间安得双全法,一旦做出选择,平衡被打破,就意味着同时失去两个人,选择的主动权从来就不掌握在自己手上。她的小心机,由始至终,贯穿全剧。 就角色饱满度而言,陶家麟和田欣才是全剧中唯一没有写飞的一对,也是表演在线的一对。从纠结到出轨,再到饱受道德审判,直至分道扬镳,最后释然和成长,这对集中了几乎所有炮火的“小三与渣男”贡献了人性最常态的样子。永远不要尝试在以人性为导向的文艺创作里树立所谓正确的三观,对人性的探讨往往是反三观的,所有的恶,也都是人性。 另,个人以为,应该不会有第二季了,“我陪你一起等”是一句隐含的大团圆式收尾,否则,贺兰的最后一句应该是“小姐,你谁”,然后配上关皮皮的惊愕脸。(笑) ——谨以此篇,献给我最亲爱的贺兰大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