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再谈亮与懿  

2017-10-30 21:31:41|  分类: 军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创作,尤其是影视创作中,人物形象不应该仅仅是固化的,二次创作不能完全背离历史胡乱涂抹嫁接,但是却可以基于不同的时代背景和视角对角色进行合理解读和探讨,在不违背史观以及修改逻辑链的前这提下,种探讨是有人性温度的,可以立体化多角度的,不应该以“正史明典”为铁律进行一票否决,或者盲目追求某个特定的脸谱。如何在历史和艺术甚至娱乐之间划一条合理的红线,值得探讨。
    夷陵之战后,后世史学家将战败归咎于诸葛亮对战争的预见性不足,以此为短于奇谋的佐证,老实说,小人之心啊。此役后他叹息道如果法正还在一定会劝阻刘备西行,那么当时自己为什么不阻止?私以为并不是军事预见性不足,而是于情于理于心他都不能阻止。一个多血质人格的理想主义者,注定他不可能像法正这种利己主义者那样考量,更不可能像司马懿这种粘液质人格一样步步为营,正如他五次北伐知其不可而执意为之的决绝,即使英雄运去,也要逆流而上。这种基于情义理想信念的逆流而上,渺小而悲壮,愚痴又伟大。
    亮与懿,儒家仁爱善敬的理想主义者和道家寡欲守身的机会主义者,对比起来很有趣。他们都有相同的地方,老而愈辣,老而弥坚,而穷其一生只为达成某个信念,凡事必成,没有败,就算时运不济,九死而无悔,我对失败的英雄、决绝的义士总是特别钟情。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