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渺渺一孤鸿

 
 
 

日志

 
 

犬与残月  

2017-10-10 20:25:53|  分类: 瑜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结束工作的时候,天边月亮已经升得老高。

月末下弦,月光并不十分明亮,好在这个街区的路灯也是淡淡的,能够照出影子,就像有人一路同行。

J并不急着回家,通常他会一个人慢慢地走上十分钟,踱到常德路1081号春和面馆去吃一碗大排面。

一天当中,这是他仅有的休闲时光。

面馆不大,开放式厨房,用餐区大概十张桌子大小,白底红字的菜单都挂在墙上,以面点为主,浇头另计,盖浇饭用小白板写好单独贴出来,门外围着铁艺的栏杆,又腾出了两张桌子的空间。因为物廉价美口味地道,生意出其地好,饭点高峰期,排队吃面的食客可以排到门口台阶几米外。

食客大多是附近的居民和的哥,常来常往,都形成了固定的用餐时间和座位。在吃这件事上,即使生活在底层,人类也不约而同地保持着一种奇妙的仪式感。

J属于深夜档,6号桌和大排面,是他的仪式。

深夜档的客人并不多,今晚也是如此。J熟络地走到饮水处给保温杯装满热水,撸了撸盘着尾巴蜷在桌腿边的橘猫,照旧叫了一份大排面。

大排面是春和面馆的招牌菜,红焖牛肉的汤底,淋上辣油,撒上香菜葱花等各种浇头,再加一块煎得恰到好处酱汁满满的大排,一天工作下来,这一口简直是人生至味。

刚入座,一口热水还没落胃,2桌的客人也踩着点到了。

“老板,红烧牛肉面。”为首走路带风的男孩留着大波浪卷长发,大晚上也戴着墨镜,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九的样子。

“咖喱牛肉辣酱面。”画着粗黑眼线的男孩喜欢吃辣。

“三鲜肉片饭。”最后进来的男孩背着黑色琴盒,挎着琴盒肩带的手指缠着一层薄薄的白色绷带,黑色皮衣上打满铆钉,一头酒红色的桀骜刺头异常扎眼。

三个男孩也是这家店的常客,一个在附近小有名气的地下摇滚乐团,晚场结束后通常也会来这里吃点东西。J在这个街区看到过他们的演出海报,用那种质量不太好的铜版纸贴在酒吧外墙,类似暴走族的夸张T恤,黑色的指甲和眼线,抱着吉它甩头,一脸狂躁狰狞。

J也喜欢听歌,不过多是齐秦、李宗盛这种上世纪的类型,对这种夸张前卫的风格谢敬不敏,但红色短发男孩缠满绷带的手指倒是让他印象深刻。

——因为自己也有一双一模一样的手。

J的职业是模特,并不是T台走秀的那种模特,而是淘宝店铺的成衣模特。模特这行其实并不如外人想象的光鲜亮丽,尤其是他这种没有名气没有路子的野模,赚的远没有花的多,还得经常在成衣店之间到处面试奔波,就像一只长年在孤独线上奔跑的狗。

这样的生活是谈不上尊严的,有时路费食宿费也花了,却只等来一句“对不起你的风格不适合我们”。运气好接到工作的话,试一件衣服也就一、二块钱的薪水,一天下来有时要试穿一百多件,手指被衣扣磨出血泡就用胶布贴着,等伤口好了,新伤口又覆盖上旧伤口,直到长出老茧。

J是一个慢节奏的人,他的梦想是在有沙滩的海边做一个潜水教练,每天可以在海浪声中看太阳升起、落下。

上海高楼太多了,如果想看日出,就必须不断往上爬。

……

二十刚出头的男孩总是特别闹腾,又喜欢喝点啤酒,尤其是为首戴墨镜的男孩,嗓门一开就跟跑火车似的,豪气又爽朗。好在这个点客人并不多,熟客们也见怪不怪,偶尔也有别桌的客人会搭着他们聊几句,聊的多半是演出的话题,兴致来了也会吆喝着让他们弹唱几句,尽是些没听过的歌,又躁又烈。

相比之下,红发男孩倒有种奇异的视觉反差,大多数时候都像只猫一样一口一口地扒着三鲜肉片饭。他吃东西时基本不说话,只慢慢地嚼咽,随着喉结滑动,脖子上的青筋会隐隐凸起来,J从来没看到过能够把一口饭吃得这么香甜的人。

男孩似乎很喜欢猫,店里那只好像永远也睡不饱的橘猫每次看到他进来,就会扭着肥硕的屁股很欢快地越过桌桌腿腿跑到他身边。

这时,男孩会飞快地脱掉那件打满铆钉的皮衣,把橘猫抱在怀里,科科笑着撸撸它的脖子,听它眯着眼睛发出咕噜咕噜的气音。

因为先天缺陷而半垂的眼皮,软软地耷下来,盖住一半的眼睛,就像一片残月。

在这个光鲜亮丽的时代,有这种缺陷多半是做不了歌手的,这个圈子里待久了,J很清楚,“只要努力就能成功”实在是一种了不起的运气。

这晚,三个大男孩也像往常一样在店里喝酒、聒噪。

临近打烊的时分,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红的红发男孩端起啤酒杯忽然站了起来。

“各位,今天是我为prome的最后一次演出……”

他停顿了一下,打了个酒嗝,清朗的声音里忽然带了一点哽咽,又继续道:

“感谢这一年来各位的照顾……临别之前,我想送一首歌给大家。”

说完,一口气干了杯里剩余的酒液,转身拿起那把已经有些年头的吉它,扫过一个和弦。

正准备结账的J甚至还来不及反应,蓦然就被推到一个熟悉的旋律里。

“有时候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

这是J第一次听他唱这首歌,也是最后一次。

男孩抱着吉它,用缠着白色胶布的手指专注地扫弦,午夜柔和的灯光照着他的侧脸,依然半垂的眼皮盖在眼睛上,就像今晚的残月。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实在是奇妙,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命运会把他推到眼前,又忽然让他离开。

这晚的J,是最后一个踉跄着离开。

……

这年冬天,J接到了人生最重要的一个面试电话。

北京的冬天很冷却很新鲜,他穿着一件黑色大衣搓着手走进摄影棚,肩上还落着新下的雪。

迎面撞上一张微笑的脸,双目弯弯,宛如新月。

“你好,我是你的新搭档。”对方伸出手,笑如春河。

J愣在原地,有一瞬间地失神。

“你好……抱歉,我来晚了。”

他嗫嚅着,用力回握住了那只手。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