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天渺渺一孤鸿

 
 
 

日志

 
 

深夜汽车旅馆  

2017-09-03 20:27:32|  分类: 瑜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补一个下雨天开的灵异小耽风脑洞)

深夜十一点,26号高速公路,雨一直不停下。

可能是大雨导致信号不佳,导航一直提示找不到路段地图。开车的男人愤愤捶了一下触屏,从怀里摸出一根烟来,试图缓解一下焦躁的情绪。

公路上并没有其它车辆,漆黑的夜随着道路不断延展,深得仿佛没有尽头,高强度雾灯打出的光很快就被四周的浓黑吸收,可见度不过十几米的距离。

腥咸的海风混合着雨水隐隐约约吹入鼻腔,公路的另一侧靠海,崖壁峭立,弯多路陡,稍有不慎就会连人带车坠入海里,老练一点的司机根本就不会在这种天气上这条公路。

男人深吸了一口烟,让烟草的味道在胸腔里萦绕,他并没有放慢速度,而是继续踩了一脚油门,油表灯刚好在这个时候亮起,停在警戒线的位置。

“偏偏这个时候没油!”他忍不住低咒一声,将烟掐灭。车速缓了下来。

又开出几百米,就在男人想熄火的时候,弥漫的雨雾中意外出现一点霓虹,在又浓又黑的夜幕中闪烁。

“这附近应该没有加油站啊。”男人疑惑自语,仿佛被那道霓虹吸引着加快车速靠近。

开到近前才发现那并不是加油站,而是一家新开的汽车旅馆,就座落在路旁,刚才看到的霓虹正是这家旅馆的灯牌,高高矗立在外檐,写着“食宿加油”四个字。

“什么时候这里新开了一家汽车旅馆?也好,加满油再走。”男人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却又长抒一口气,鸣了一声喇叭,徐徐开进来。

这是一家规模不大的汽车旅馆,简单的二层小楼围合成一个小院,一楼是车库,二楼是房间,门廊上亮着昏黄的小灯,在大雨倾盆的夜里,能碰上这么一家店实在是幸运。

男人停好车,从雨中飞快地穿过,推开门,走进前厅。

叮咚,风铃轻响。

“欢迎光临”,屋内,略微有些低哑的男中音响起。

旅馆主人是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白色暗纹衬衫蓝色牛仔裤显得身材颀长挺拔,头上的棒球帽沿拉着很低,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白得有些透明的下颌曲线和微红的唇色。

男人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迅速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屋内是简朴的中式装修,前台正中挂了个古朴的时钟,指针正指向十一点二十分,大堂中央则挂着一幅足有八尺大小的水墨山水画,“秋山晚渡”四个字飞白苍劲,十分抢眼。

“先生,加油还是住宿?”

青年拉了一下帽檐,略微低哑的声音在绵密的雨声下显得不太真实。

“哦,加油。97号汽油,加满。”

男人把车钥匙递给青年,不小心触到对方手指,竟觉得冷得像冰。

除了这位不想以真容示人的青年,旅馆似乎没有其它员工,四面安静得只有似乎怎么也落不到尽头的雨声。

也不知怎么,男人总觉得这屋里有点不对劲,这是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汽车旅馆,普通的家具组合和室内布局,可就是隐约有种说不上来的的怪异感。

他揉了揉眉心,觉得大概是多心了,慢慢踱到那幅水墨山水画前。

从一进门起,他就觉得这幅画透着莫名的熟悉感,构图虽然简单,气韵却空灵飘逸,秋雨霖霖,群山逶迤,一条鸟道在其间延伸,密林中隐隐露出房檐的一角,被雾气包裹,另一侧怒海滔天,摇荡的海水就像要扑到脸上来。

门外风铃叮咚,男人心魂一荡,猛地清醒过来。有那么一瞬间,自己似乎就在这画中。

“先生,油加满了。”

风铃响起的瞬间,青年已经走到眼前,将钥匙交还给男人。

“谢谢,可以刷卡吗?”

男人定了定神,接过钥匙,掏出钱包付账,微妙的战栗感始终挥之不去。

“这么大的雨,您还要上路吗?”

青年说,压低的帽檐下依旧看不见半点表情。

“啊,是的。我答应过他十二点之前一定要赶回去给他庆生。”

男人原本焦灼的脸忽然露出一丝温柔。

“生日年年可以庆祝,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呢?”大概是肤色苍白的缘故,灯色昏沉下,青年的唇竟红得有些妖异,“一年前,也是一个下雨的晚上,这附近出了一宗车祸,车主连人带车落到了海里,连尸首都没捞到,惟一的亲人只有一个弟弟,几次三番过来打捞都无果而返,后来得了抑郁症,不久前在这里跳海自杀了……”

男人的心一沉,不知怎么,心中那种焦灼感越发升腾,不由出口打断:“好了,有劳提醒,我开车会注意的。”说完转身欲走。

“先生!”青年从背后叫住男人。

“什么事?”男人不耐地回头,如芒在背。

“雨浓路滑,容易迷路,出门请往东开,不要再往北走了。”

男人没有再应答,径直推开门,就在他转过身的瞬间,眼角的余光扫过地面,他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意识到那种挥之不去的怪异感从何而来了。

这间屋子的所有家具,包括青年本人,都没有影子。

……

雨雾似乎比先前又浓了几寸。

直到汽车再次返回高速公路,男人一颗吊到嗓子眼的心才开始慢慢落地,他回头看了一眼雨色中越来越淡的霓虹灯牌,寻思离开时青年最后说的那句话。

“往东开,怎么可能……”他自言自语道,这条路他开过好几回,就这么一条向北的直道,向东开就是深山,不可能再有路。

难道刚才看到的是幻觉?……不肯露出真容色白如纸的青年,没有影子的诡异汽车旅馆,还有那幅仿佛要把人吸进去的秋山晚渡图。

听老一辈人说,灯下照不出影子的只有鬼魂,半夜深山怒海行车,雾气蒸腾,云泽幻化,难保不会出现什么怪事。

可是,如果是幻觉,油箱里的油却是真实在地燃烧着,油表也显示油箱是满油状态。这又是怎么回事?

挡风玻璃上的雨刷依旧不停地摆动,这场深夜的大雨丝毫没有减弱的势头,往者已矣,男人归心似箭,再顾不得细想。

行驶不多时,眼前数点灯光亮起,男人心中一喜,总算到出口了。

然而,随着灯光逐渐靠近,男人又陷入了强烈的不安中。只见一栋三面围合的二层中式小楼出现在眼前,灯牌高高矗立在外檐,上面赫然写着“食宿加油”四个熟悉的大字。

……

又回到了刚才那家汽车旅馆!

难道刚才走错路了?男人细忖,不对啊,这条沿海公路并没有叉道,一直向前开不会错。难道这是一间连锁汽车旅馆?

短暂的不安过后,向来不迷信鬼神之说的男人很快就收敛心神,扶稳方向盘,加速掠了过去。

高速公路上的时间仿佛没有尽头,四面的浓黑就像张着大嘴的巨兽不断吞噬着车灯仅有的光亮,那股腥咸的海风一直在鼻间萦绕。

深夜行车的神思恍惚中,男人脑海中又掠过汽车旅馆上的那幅秋山晚渡图,忽然找到了那种熟悉感的来由,暴雨倾盆,深山怒海,被雾气裹住屋檐的一角,画中风景不正是此时26号高速公路上的景象吗?

然而下一刻,男人便被一种深黑的恐惧感攫住了心神。正前方,漫天雨雾中,闪烁的霓虹灯牌散发着越发妖异的光芒。

他又转回来了!

男人像想起什么似的,他迅速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指针正显示此刻是十一点二十分。

从他进入那家汽车旅馆起,时间就一直没有再走动过。

汽车靠边缓缓停了下来,男人泄气地仰靠在座椅上。从前听说过阳气弱的人半夜走路会遇到鬼打墙,人总是在一个地方不停地兜圈子,这下恐怕自己也遇上了……

男人素来也不是个胆气弱的人,既然这条路把他屡屡往这家汽车旅馆引,不如干脆再进去探个究竟。

踏上台阶,叮咚,风铃声依旧。

下一秒,男人忽然被那个肤色苍白的青年迎面撞个正着,他不由伸手就捉住了身材孱弱的青年,手底下是几乎没有温度的清瘦身躯。

“你怎么还在这里?你没有听我的话往东边走是不是?”

青年先开了口,他依旧半低着头,帽檐阴影下的唇线几乎绷成一条直线。

“东边并没有路,只有一条北去的路可走。”男人沉声道。

“先生,这山海之间,雾重水深,有路无路我比你要清楚,你听我一句劝,往东走,不要回头。”

“你是谁?”男人追问。

青年迟疑片刻,轻叹了一声。那叹气声细得像一阵烟雾。

“我在这里等我哥哥,他迷路了,找不着回家的路。”

电光石火间,男人忽然想起青年说过的那宗车祸。

“你就是那个跳海自杀的弟弟?”他颤声道。

难道世上真有人死后魂魄凝聚不灭的事情?……

“哥哥的尸骨……我一直找不到,找不到……”青年垂着头,肩头耸动,似乎在哭泣,“没有亲人收敛的尸骨,魂魄会找不到回家的路,会一直在死去的地方游荡,重复死前的情景,直到有人给他指引道路,才会真正安息……”

男人心中涌起一种怪异的情感。他不是那种容易被温情打动的人,不知怎么,却忽然陷入眼前这个青年悲伤的情绪里。

他甚至注意到了对方毫无血色的指关节紧紧扣住袖口。

他张了张嘴,却又不知可以说什么,他实在没有安慰亡魂的经验,眼神却不期然又飘到了大堂中央那幅秋山晚渡图。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啊,是雨停了!画中原本被浓重雨雾包裹的屋檐露出清晰的一角,而另一侧原本在雨水中掀起巨浪的海面竟然平静下来。

男人忽然被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温柔挟裹。

“您快走吧,不要再耽搁了,”青年停止了哭泣,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嘶哑着说,“出门向东走,一直开,不要停,就能回家了……”

忽然间,男人就像被一股力量推回车里,头脑有一瞬间的懵懂,只看到门边青年忽然抬起来的脸,红唇微动,似乎说了四个字……

他来不及细想,心一横,点燃引擎,转动方向盘,向东奔驰而去。

……

肆虐的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海风腥咸的味道渐渐消散,车轮下的道路开始有了真实的触感,浓黑散去,天边隐隐出现了一抹鱼肚白的颜色。

想起这惊魂未定的一夜,男人恍若身处梦境。所幸,喜悦的情绪很快就冲淡了昨夜的惊魂,终于回家了……错过了给弟弟庆生的时间,他会生气吧,买什么礼物弥补呢?他一向喜欢收集各种帽子。

帽子……心脏好像忽然被什么揪住,他猛然记起来,被推出门的那一刹,他分明看到了青年的脸,还有最后他听得不甚清楚的四个字:

“哥哥,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