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舟破浪闻鲸歌

 
 
 

日志

 
 

送祖父文稿  

2017-03-25 17:00: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爷爷走了。
  一生功德,终已圆满。
  对他而言,解脱是幸事,被肝癌折磨的身体早就不堪病痛,能撑到现在,是老人的执念,八十寿诞刚过而去,也算寿终正寝。
  悲痛也有,更多是寄慰圆满。他在任时操持一方山水,退休后自有一套家族大家长的气派,整齐端肃,事必躬亲,连祭文都早早给自己拟好,并嘱咐我代为润色。我不喜欢他那一套老式的做派,只是随口应承,没想到这一拖就拖到了后来。他给自己拟的祭文我看过,一生坎坷,尽付四言诗行,但终归是晦涩了些,我想他若地下有底,也不愿在最后的仪式中因章句难懂让众人昏昏,文章事业,总要让后人记住点什么,我熟读过他的《记事》,又重新草拟了一版白话文给父亲送去。
  但也拟得不好,类似于人生总结,更像是外人道。我们爷孙都爱写旧诗,但应和的却只有两三首,还不如他和大舅的诗文往来。他在世时经常让我替他润色诗稿,我也会就文义不通韵律不和之处稍作修改,祖坟修碑时,我替他改了一联,他很满意,后来他用短信写了一首七言给我,我回了一首七律,当时以为寻常,回头再想,以他年逾古稀的高龄,戴着老花镜用生病震颤的手一个字一个字在手机里敲出来,实在不易。他的诗文集付梓时我写了一首“满庭芳”给他,他戴上眼镜细看了片刻说“到底是读过大学的”,回头就叫我给他的集子写序并把这首词放进去。
  序始终没写成,我烦他因为婚姻问题对我父母屡屡施压,连他做寿也借口上班懒得回去。我去医院探他,他把我弟弟叫到床边,嘱咐很久。他当时已经气息奄奄,声音细微,但提到我的婚姻时却有意放高声调,我怒气冲冲吵着要走,连话都没说一句,没想到那晚竟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
  他是旧式婚姻的受害者。我见过他年轻时的照片,英俊疏朗,身量高大,又是国家干部,奶奶却是文盲,虽是少时夫妻,见识却相差何止天渊。六十余年婚姻,用他的话来说是“相敬如宾”,虽然称不上美满,总算是白头伴侣,我见过奶奶爱他怨他的样子,真是一刻也离不了,恨了一世,也爱了一生。
  斯是同归人啊,到我这一代,恋爱自由婚姻自主,爱或离都是一句话的事,却很难再有那种君子言必信行必果一诺千金的感情了。
  过去他叫我一定要找相爱的人,最后几年里却只盼我结婚育子,恐怕也源于老一辈人对于老来伴的执念,晚年的凄楚与孤独在他看来,恐怕不是酒好不好喝手机好不好看可以解决的。退休后的时光里他似乎一直在想办法战胜这种孤独,树碑立祠,陈书修路,下棋作诗,含饴弄孙,无一刻闲得下来。
  我总觉得越把自己折腾得很忙的人其实越孤独,我无法揣测他的孤独感来自何方,想必很有一部分来自并不和谐的婚姻生活,这大概也是他始终无法释怀我在婚姻这件事上一意孤行的原因,毕竟众多儿孙里,惟有我最像他。
  他去世当晚我没来得及赶回去,母亲遇上车祸,人倒没事,只是受了大惊,血压一度破了200,必须有人留守照看。父亲也没能赶上送终,他去得实在太突然,就连遗言也没有留下半句,就像他的个性,干脆利落说一不二,从发病到仙去不过三四天时间。
  但是这种病哪有不痛的?母亲叹惋,生前他从没有当着儿女的面喊过一声痛,去世前两天,还催着他们去烤火不要管自己。他一生刚正严整,派头十足,人前从不轻易示弱,落难也要,不肯露出半点颓态。
  我料他不是那种临终时与儿孙手把手表露温情的人,生前早早就将后事打点妥当,要说的都在文稿里,兄弟三人,各家都存放了一份,那是他一生的锦绣,可惜后人竟然不能读,不能悟。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啊。
  据说算师早就算好,他命中只有七个人为他送终,后来一数,果然只得七人。这晚,我安慰父亲说,走的人已经圆满,遗憾就留给活着的人。父亲长叹,而我,愧不能言。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