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狼顾者的涅槃  

2017-11-29 13:08:00|  分类: 军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军师的记录。
被迫卷入舞台也好,成就理想抱负也好,心猿意马由小而大伴随一生,就像欲望的膨胀。一步之遥,放归心猿意马,也就是放归野心、欲望、子嗣、抱负,归于不二。这是一个人的涅盘。至于身后事,千秋评说。
关于“依依东望”,莫名想起小林一茶的一段俳句。周作人的译本是,“露水的世,虽然是露水的世,虽然是如此”,后来又看到另一个译本,“我知这世界,本如露水般短暂。然而。然而”。曾经纠结过哪个版本更好,现在明白了,因为我听到的是,反复促息的,毕其一生的,“然而,然而”。 
知礼节,还是明人性,恰恰是前人和今人对司马懿解读的价值分水岭。人本主义的崛起为历史人物的解读提供了一个重新建构的空间,所以我很赞同易中天的"废了三国演义,军师联盟就能成功",要废的不是人物和剧情的演绎,而是价值观的建构。这种新价值观不能基于仁爱孝悌忠勤,这些恰恰是反人性的,君子要岩岩如松,要朗月入怀,人性中的恶是消灭干净的敌人,而人本主义下的人物解构肯定离不开对恶的反馈,恶是可以带上路的兄弟,而非基于传统价值观摘取历史正面人物进行安全地创作。善恶一体化,不存分别心,个人以为,这才是军师高级的地方。
确实可以从某种程度理解诸葛亮和司马懿口碑两极分化的原因,尽管前者拥有了主角的命运,后者拥有了主角的结局,似乎不分轩轾。然而诸葛亮似乎更符合中国人的道德认知,当然反对者会攻击他北伐的穷兵黩武,但这并不重要,从隆中对到白帝城最后到五丈原,他的伟大在于穷尽一生心力试图去完成了一个承诺。一诺千金,这个中华文明史上最美妙的成语在他身上发挥得浪漫悲壮,以一诺来酬知己,九死无悔,这是君子乃至人伦之间最可敬的部分,远比那些智而近妖的故事要深入人心得多。
空城计这一段其实很有意思。站在诸葛亮的角度看,此计攻心是险招,兵临城下,千钧一发,他反倒成了那个走钢丝的人。但从司马懿的角度看,拥有三国顶级的情报网孟达手到擒来,又挟破街亭之威,怎么会不知道诸葛亮故弄玄虚?退兵未尝不是深谙鸟尽弓藏之道。弄险好看,大勇之人,猝然临之而不惊,看戏的人就喜欢这一套,符合正义的程序,而兔死狗烹这种官场心术未免更现实悲凉些,不符合看戏的规律。我以为,君子临危不乱是胆气,见好则收是格局,在这个虚拟的故事里,看到的是一代权臣的无奈与悲凉。
我对丞相最大的敬重并不在他的鞠躬尽瘁忠信宽爱,一个人在死后没有归葬故里或者伴驾先主享极哀荣,而是选择长眠于对君臣之诺有着深远意义的北伐大本营定军山,用全部生命来履行年轻时立下的诺言报答刘备的知遇之恩,死后坟头依然要长望中原,"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这是真正伟大的人格。
三十五岁真是一个很奇妙的年龄分界点。十多岁时也读三国,是丞相的脑残粉,所以一部三国演义读到司马懿出现时就不肯再往下读,或者直接跳到死诸葛吓走活仲达,脑补司马懿鼠窜之姿,长使英雄泪满襟。而三十往后,却对司马懿有了浓厚的兴趣,也许起初是因为我喜欢的演员出演了这个角色使然,但最后吸引我的仍然是这个人物直面命运的态度,他的谨小慎微,他的战战兢兢,他的引而不发,他的百忍成钢,这都是在我三十五岁之前无法想象的性格品质。
亮与懿,儒家仁爱善敬的理想主义者和道家寡欲守身的机会主义者,对比起来真是有趣。然而穷其一生只为达成某个信念,凡事必成,没有败,九死而无悔,我对决绝的人总是特别钟情。 
夷陵之战后,后世史学家将战败归咎于诸葛亮对战争的预见性不足,以此为短于奇谋的佐证,老实说,小人之心啊。此役后他叹息道如果法正还在一定会劝阻刘备西行,那么当时自己为什么不阻止?私以为并不是军事预见性不足,而是于情于理于心他都不能阻止。一个多血质人格的理想主义者,注定他不可能像法正这种利己主义者那样考量,更不可能像司马懿这种粘液质人格一样步步为营,正如他五次北伐知其不可而执意为之的决绝,即使英雄运去,也要逆流而上。这种基于情义理想信念的逆流而上,渺小而悲壮,愚痴又伟大。真英雄啊!
空城计这场戏设计的真是特别好,没有高下立见的人神大战,分明是两个被恐惧攫住的中年人。一个恐惧的是毕其一生的抱负终随流水,一个恐惧的是身家性命子孙后世的安稳。说穿了,谁又更比谁高尚呢? 
曹叡喝粥那一段特别有意思,明帝少年天子,雄猜之主,将薄粥喝尽,临走前对司马懿撂下一句,“端好你的饭碗”,又及司马懿晚年装病,故作手颤拿不住碗,粥洒了一身,才得以反戈一击,这扣子埋得实在精妙。此剧用心之深,无一处闲笔。 
建功立业的野心、患得患失的恐惧、子孙千岁的福祉,以及时不我待的焦虑,人到中年人四大关。这哪里是在拍司马懿,分明是讲述他自己。
第二、三次北伐以及曹真伐蜀三次事件合并推进得很漂亮,但从阴谋论角度来看我个人其实更倾向历史原记录,曹真兵发子午谷,司马懿溯汉水而上,一路磨洋工二月行军不到五百里,与曹休之死呼应,更有讽刺效果。这样的司马懿是灰色的存在,毫无温度,静默地看着对手一个个地落入陷阱,所以可以理解编剧为什么会在这段赋予他一念之仁,有时候真实可能要比戏剧来得更加残酷。
关于诸葛亮的悲剧,个人以为唐代诗人罗隐阐述的最为深刻,"运去英雄不自由",运即时势,剧里也开宗明义地指出决定这场战争成败的是"人心与形势",这个扣子埋下来,立意就很宏大了,不流于诸葛亮与司马懿谁的军事能力更强这样过于表面的讨论,直接将诸葛亮的悲剧放到形势这个大主题下,刘禅庸懦,李严掣肘,霖雨天降,时不我待,英雄运去四大悲,岂能不为丞相叹一声英雄运去!罗隐这句诗的上联是"时来天地皆同力",丞相咳血后镜头一转,是横陈卧榻的司马懿,妈的老娘真想冲进去砍他几刀。另,我非常地不赞成某些屌丝气冲天的"缺乏格局"之说。什么是格局?格局不仅仅是家国天下,也可以是审势反思。天下兴亡,此身荣辱,都系忧乐。
上方谷这场仗才是真正的虎啸龙吟吧,冢虎在山上长啸去死去死,谷里的真龙开启召雨术。哈哈哈。丞相啊丞相,唉,中原逐鹿不由人。 
我依然认为没有什么虚伪的共情和相惜,共情是属于观众的,他的目的就是要精准打击,将对手的软肋连皮带肉撕出来看,这篇奏章不过是他杀人诛心的武器。至于相惜,那是两个拥有截然不同价值观的人,一个将利他主义贯彻至死的人,以及另一个将利己主义发挥到极致的人,有什么狗屁相惜。这就是人性中的恶,没有道德约束,缺乏自我控制,将那一套内圣外王的秩序踩在脚下,血红的眼睛里写着我要吃人。如果他懂得尊重了,收起獠牙了,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洗白。可以预见将来血洗襄平城会引发的话题,只会更炸。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