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舟破浪闻鲸歌

 
 
 

日志

 
 

补遗  

2011-10-14 19:38:50|  分类: 一些诗词神马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晌午梦一盏茶,竹影犹拂绿窗纱。

旧时心情浑不似,新株犹发去年花。

已是结发老,何苦相怨深。

情知百年后,斯为同归人。

可叹人间缘何浅,却道地府恨更深。
眼前青山多障眼,脚底红尘不由人。

数年犹恐一梦中,人间有路叹未逢。
情深只恨辞方浅,便引清愁啸晚风。

江城子*潮州小食

自笑潮州为口忙,
第一是,老甜汤。
翡翠调羹,清火是苦瓜。
微火轻煎南瓜饼,
黄金瓤,入口滑。

糯米小糍软似棉,
青花盘,宜半打。
白果芋泥,冷饮味更佳。
最喜南桥晚灯下,
臭豆腐,苦参茶。

韩桥夜步
 信步直过小桥东,寒水犹泛影朦胧。
千江烟火千江月,两岸明灯两岸枫。
濠梁一去人何在,孤蒲轻翻羡鱼龙。
已恨刘郎隔路远,更在青山第几重?

江城子.怀远
最无聊昼眠夜醒,在天涯,感伶仃。雁来无信,渐雪满秦岭。乡关已远年关近,最难听,夜鼓频。

市街行尽小桥行,愁无状,吹难尽。同心虽结,何事成独影?一星如月多时看,共粉泪,两盈盈。

七律*鲁尼

江山代有才人出,是非成败待评说。
英伦小将字鲁尼,铁骑银枪初成魔。
报国何惜微躯尽,身正哪畏流言多。
看我碧霄凭云上,几人平地空蹉跎。

一剪梅*寄人
 人生如梦梦难醒,落花依旧,双燕年年。醉里春风言犹在,浮生更忆,雪满麓山。
还将新词写旧意,料应难寄,眉头心间。为问清愁谁与共?孤鸿一点,暮雨千山。

七律·娄星广场
 欲为平生一散愁,悄入小园步晚风。
垂柳有情低湖面,锦鳞知乐戏雨中。
佳景何曾远处觅,江山无处更不同。
昔年壮志惭已尽,闲似庭前钓鱼翁。

无题
徒有济世心,愧无鸿鹄翼。
寂寞楚狂人,千仞独振衣。


 人生长恨,琐碎亦真,不得脱。(三首)

谩说梦中过此生,梦里何妨假做真。
莫信人间我非我,细雨梅花易断魂。

久居樊笼二十年,未到中年意已闲。
温柔坟头三月雨,绝胜人间有情天。

碌碌庸庸底事成,痴痴嗔嗔幻亦真。
日高眠觉惟伸足,襄王原来是梦人。

 五味见思.饮食
终日恹恹饮食间,岭南闲居倍思湘.
银鲤焖豉味需重,红椒烧笋觉齿香.
洞庭水寒犹有蟹,小炉酒温可无姜?
更念千里风雪夜,青灯熬辣乡情长.

路中,遇雨
同学少年多不俗,岭南塞北走千家。
诗边惟觉新醅冷,梦里犹恋一灯华。
自笑本非投笔吏,哪堪秋风处处家。
却爱雨中行未足,一人看尽城中花。

七律·娄星广场
欲为平生一散愁,悄入小园步晚风。
垂柳有情低湖面,锦鳞知乐戏雨中。
佳景何曾远处觅,江山无处更不同。
昔年壮志惭已尽,闲似庭前钓鱼翁。

感怀
蓬蒿未是藏身地,在世岂为稻梁谋?
忍辱当年学韩信,布衣未必不封侯。
鬓底哪堪秋风度,弹压胸中无限愁。
有朝一日风云去,不畏浮云望九州。

清晨,大雨。
一惯佯狂过此生,世事如尘罢不能。
有朋但隔天涯远,看花何限去年人。
神女生涯原是梦,因果随缘报此身。
不闻昨夜灯火里,一帘杏雨过春晨。

七律·鲁尼
江山代有才人出,是非成败待评说。
英伦小将字鲁尼,铁骑银枪初成魔。
报国何惜微躯尽,身正哪畏流言多。
看我碧霄凭云上,几人平地空蹉跎。

红魔队长
三十年功名如电,十二载红魔未休。
敢将忠魂映碧血,忍看霸业付东流。
干戈满地谁为主,待我铁血铸春秋。
骥老还存千里志,五百年为曼联谋。

记昨夜平黄色潜水艇
秋高蟹肥霜正浓,昨夜把酒送秋风。
当年金戈人何在,曼彻斯特尽英雄。
两手道义携兄弟,一腔热血荡胸中。
谁道英超尽乱世,我自横刀一笑逢。

晴日独访韩文公祠
岭南多胜迹,晴日更独游.
祠藏笔架麓,江浮凤凰洲.
湘桥横南北,落日照城楼.
祭鳄台犹在,非是怨潮州.

渡江买梅
晚渡寒江去,星河载浮沉。
鳄渡秋风远,韩祠橡木深。
忽念蓬山外,人间风雪声。
愁看烟波上,憔悴买梅人。

是夜无聊,饮酒
少时不喜饮,今恨酒来迟。
有朋惟把盏,无伴自酌斟。
醉后百年近,醒时多泪痕。
壶中有天地,但饮莫复问。

和曼联弟兄
犹忆当年麓雪重, 素妆轻裹啸冬风。
为助红魔夜不寐, 高墙难阻月朦胧。
笑看铁骑铸霸业, 只手擎天人传颂。
九九一役今难忘, 替补扬眉建奇功。
杰斯左路我独行, 小贝边翼最威风。
更有队长真如铁, 屠狮灭虏一声吼。
纵然繁华一朝散, 蓬山未必无路通。
西风纵得一夜好, 岂容肆意到明朝?
君看风雪迷漫处, 红旗不倒万众拥。
把盏笑看千山老, 惟我红魔永不倒。
曼联兄弟多团结, 胜败随风自英雄。
斗诗斗文斗蓝军, 铁肩热血荣辱共。
今宵笑把新歌唱, 五百年后仍弟兄。

当年二首
当年笔底笑春风,麓山呼酒意气浓。
而今沉浮沧海事,只道万事转头空。

犹忆当年麓雪重,枫坡遥望小楼东.
只今身在情何在,长天渺渺一孤鸿.

言志
莫道女子不英雄,铁手辣笔写从容.
胭脂洗尽繁华却,倚剑南楼读放翁.

感怀二首
朱弦音冷难成调,青灯照影举杯邀。  
木兰一叶潇湘去,萍风雁雨任飘摇。  
                                          
青崖放鹿几度秋,频花欲采不自由。 
三千烦恼皆抛下,驻马红尘自悠悠。

二十八字读放翁有感
放翁诗喜言风雨。非喜,实乃胸中之不平之气不借风雨不得出而已。
曾遣匹马戍天山,也因潦倒醉新亭。
可堪半生豪横气,尽付夜雨仔细听。

记梦三首
来如朝露去无痕,世事不干总纷纷。
红尘万丈谁留我?同是春阁梦里人。

碌碌庸庸底事成,嗔嗔痴痴幻亦真。
日高眠觉惟伸脚,襄王原来是梦人。

世人道我多疯癫,逆境欢喜顺时悲。
顺逆由来同一梦,有酒何妨拼一醉。

论坛即将被执行强制关闭。三年光阴,尽付东流,此时最为伤情
昔年芳樽唯恐浅,情知老大伤离别。
江南纵得千日好,无忘桑梓陌上田。

人生长恨,琐碎亦真,不得脱
久居樊笼二十年,未到中年意已闲。
温柔坟头三月雨,绝胜人间有情天。

夜读隋唐以赠KEY
淮阴屠狗非所待,自有凌云空四海.
不见红拂夜奔后,始信李靖是良才.

赠人
湘水依旧麓山青,枫坡踏雪几人行.
此生若结连理好,不负白首不负卿.

过开元寺
净土何需扫,身虔意未真。
安禅自在心,非必远红尘。

夜寄
本已思难尽,更添夜鼓频.
异乡辗转客,几时到天明?

沁园春·湘江夜行
昨日洞庭,今朝长沙,枫红岳麓。恨湘江水浅,鱼龙未聚;桔洲滩窄,鸿鹄难栖。乘风沧洲,破浪蓬莱,人间自有好去处。且漫舞,笑醉中风情,把盏倾壶。
自是白眼不改,磊落一身青衫瘦骨。纵棘地荆天,蛮烟瘴雨,鸣瑟狂歌,我亦何惧?还问天公,难箝恨口,谁道女子非英物?颠狂甚,叹梦里浮生,龙泉壁孤。

念奴娇.潮州
秦岭蓝关,电驹掣,我自独行三千.凤凰洲分,收骨处,临风忽忆二韩.湘桥古渡,斜阳翠瓦,碧水涌千山.潮来往复,自兴衰轮转.
休言岭南瘴疠,青鸟无信,何似人寰.紫荆花暖,似小春,日日独行独看.古今儿女,夜语更应笑,义山诗传.醒时烟雨,轻襟且过小寒.

水调歌头·雁
恨别相思地,今入芙蓉国。长风万里倦旅,暂宿浅水边。向晚疾弓劲角,更添霜风如怒,仓皇整愁眠。日落清江冷,极目尽寒烟。
待高举,弋人慕,网空悬。志在寥廓,安能缚我尘世间?一点浩然正气,千里快哉雄风,万里伴云天。笑蓬蒿燕雀,敢击水三千?

金缕曲·恨
大道如青天,问苍茫,或有不公,我独不出。恨未得,太白词笔,搅得银河翻覆。空有那,尘积千丈鲁叟经,纵万卷何如杯中物?醒时语,醉中诉。
千金难买燕骏骨,问何人,更扫金台,蔓深狐兔。悲歌慷慨燕赵士,不见兴亡如土。有道是,行乐及时,良辰好景莫辜负。且唱起柳家风与月,木兰舟,斜阳渡。

贺新郎
月落清霜冷,更哪堪,空阶夜雨,潇潇飒飒,教人无寐到天明。西风断雁愁里听,况半世,飘然羁旅。穷瘦书生慈母泪,倍凄咽羞向人前滴。悲欢事,总无情。
二十年来真一梦,看而今,韶华渐落,壮心凋零。碌碌庸庸为底事,沉浮人海飘萍。欲将心事付瑶琴,寂寞阳春白雪,弦断有谁听?人岑寂,笑等闲,且随云。

解佩令
笑世间,知我何人,止今零落二三而已。每逢佳节,对月邀影还独酌,叹明月天涯此时。
不师苏子,焚却易安,谁识我凌云健笔?白衣卿相,天下事隔篱呼取。料白头难成此意。

玉蝴蝶·深夜花开
此景别有怀抱,瞬息芳华,微雨蒙零。日出销损,唯觉暗香袖盈。年来空自感仃伶,情难定,娥眉枉凝。叹人似庭前秋鸿,曾有来信?
少年自负凌云,多情笑痴,无情不应。纵然女子,岂辜负、在手长缨?第一是,冷落风月,却怎料、惆怅如今?问守得万里云开,可见宇明?

谒金门·离别
是夜,读王士祯《江上》。忽逢夜雨,敲窗历历。视灯下“吴头楚尾”、”满林黄叶“句,心下萧然,乃做悲声,亦为感秋。
云飞扬,卷起一天风雨。流落人生三千里,蓬山今夜渡。
此去吴头楚尾,唯觉黄叶雁声,蛾眉但向笑里颦。相思愁夜雨。

临江仙·凤凰
远红尘是非地,携侣边城同游。自在小舸轻似梦,千峰环野立,一水抱城流。
晚来潮声初起,更著千幕灯火,功名眼底何曾有?何日更重来,相约人依旧。

念奴娇·赠友人
木兰灯昏,紧霜风,独行独笑独吟。忆往昔,岁月峥嵘,四载如电如影。岳麓寻枫,清湘踏月,昵昵儿女情。销魂黯然,挽得柳条长萦。
堪笑前尘似烟,今宵若梦,明朝可得醒?狂来吹箫醉把剑,寻甚曲中知音?我欲扶摇,摩顶苍穹,只手尽摘星。夜夜孤鸿,缥缈千峰凄清。

鹊桥仙·师大女生
《诗》亦无知,《书》亦不晓,秦皇汉武哪朝? 此《风》、《骚》,非彼风骚。
老庄生吞,孔子活剥,李杜只管热炒。好将笔杆做渔杆,媚眼抛,金龟儿钓。

念奴娇·悼三闾大夫
暮雨潇潇,近端阳,玉笥山头登览。《离骚》读罢节击碎,遥想先生当年。长铗陆离,博带峨冠,鸿图欲大展。宪令新出,应恨古人不见。
怎奈众芳皆秽,娥眉见妒,高不胜寒。汩罗江畔沧波起,日暮独醒独看。求索难成,招魂且赋,更为国殇叹。悄然挥袖,诗魂还随故国去。

齐天乐.长沙
芙蓉国里逢冬至,孤馆凄清如许。被冷酒温,梦残难续,独起立阶听雨。红妆眠否?欲烧高烛,恐防睡去,无人解语。想天际,幽鸿最苦。
魂牵家山烟渚。便纵然归去,桃花未改,人面何处?垂杨紫陌,空余长亭日暮。青眼高歌,叹朱弦音冷,深情难赋。还记当时,潇风伴鸿孤。

一剪梅.寄人
人生如梦梦难醒,落花依旧,双燕年年。醉里春风言犹在,浮生更忆,雪满麓山.
还将新词写旧意,料应难寄,眉头心间。为问清愁谁与共?孤鸿一点,暮雨千山.

满江红·曼联
笑看春风,弹指间,人间换了。思旧梦,只手河山,英雄多少。西风横行蝼蚁事,雪地红旗终不倒。仰天啸,忍神州陆沉,天亦老。
擒狮手,斫脍刀,群魔舞,强虏消。辗碎伦敦车狂,何惧意国狼嚣。待到沧海缚鲸日,我自豪饮千杯笑。众红魔,扬眉还看我,剑出鞘。

水调歌头·咏贝克汉姆
英伦有天骄,自云家曼联。风采绝代无人胜, 技成惊鬼神。桀傲不畏所指,携侣笑对风雨。金球落穷寇,绿茵我当先。
长路漫,世途险,任在肩。安能不恨,国仇家事惧在眼。誓当策马东行,挥剑直指杯冠,帝国梦重圆。男儿当努力,报国莫等闲。

贺新郎·咏英格兰队
漫漫长夜冷,更哪堪,落花如雨,孤岛春寒。曾经纵横空四海,气吞万里云天。抬望眼,豪情长现。繁华事,云飞烟灭,叹老去英雄似等闲,新丰馆,愁几千?
断肠旧句君莫唱,看而今,主帅新更,旧尘顿扫。少年英军意气健,挥斥直惊寰宇,更赢得赞赏一片。更有那,铅华洗尽,队长新颜。诸君试看,睡狮醒,吼东瀛。

望海潮·咏巴蒂斯图塔
廿年辛酸,十载繁华,始成战神英名。紫衣飒爽,箭引天狼,飞星天外堪惊。马踏潘帕斯,剑啸亚平宁,绿茵任行。只手补天,唯我笑傲,竞豪情。
应叹翡冷翠寒,忠诚见弃,风转飘萍。战袍新披,恰逢故主,热血凝力碧。狼城千骑拥,寂寞韶华改,怎堪宿命?何日大鹏再展翼,扶摇恨天低。

临江仙·咏欧文
忆昔杯赛惊初见,繁华几度春秋。红军帐下男儿好,主客两不惧,平魔志未休。
从今沧海横渡日,情未灭,恨难收。年来孤馆独成愁。忽念英伦好,欢笑情如旧。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