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舟破浪闻鲸歌

 
 
 

日志

 
 

八八古诗词中那些男人对男人的相思(1)(2)  

2010-10-14 21:06: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了一个伪断背的标题抓眼球,内容绝对很红很和谐。也送给正为汉语言文学焦头烂额的同学们。
    CP1:柳宗元VS刘禹锡

    柳同学和刘同学可谓竹马郎才天生一对,事业上,两人一起参与永贞革新并肩战斗;创作上,诗文俱佳,趣味相投,夫唱夫随,甚至在早期个人经历上也有惊人相似,柳刘两位同学曾一起进京应试,同榜登进士第,之后同朝为官,一起共事,还在玄都观的桃花下留下了爱的脚印,之后两人又因革新失败同时被贬,大半辈子都是双双欢乐在一线,革命在前线,说是琴瑟和鸣也不为过。

    这里说的是有一回,刘同学又玄都观看桃花,你说你看就看吧,还写什么诗搞什么影射,“桃花庵里花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这不摆明了说,你们这些个朝中权贵啊,如果不是我老刘被贬到外面去打酱油了,轮得到你们嚣张咩?好,这下就糟了,所谓宁犯君子,莫惹小人,总理武大人不爽了,一个奏本把丫贬到了播州(贵州遵义),而柳同学也被贬到了柳州。据说柳同学得知两人双双被贬的消息时顿时内牛满面,又据说柳同学内牛满面不是为自己,而是担心刘同学离家太远无法照顾老母亲,之后马上泪书朝廷,曰“愿以柳易播,虽重得罪,死不恨”,大意是,希望皇帝老爷能够开恩,让我跟他换个地方,老柳我就算死都没遗憾了。此情终于感动上面的领导,于是刘同学被改贬到连州。二人携手离开长安后,一路同寝同食,直到湖南衡阳才依依不舍地互相赠诗道别:“去国十年同赴召,渡湘千里又分歧。”然后,一个柳州,一个连州,各奔东西。 

    不幸的是,柳同学最后还是客死在了柳州,在相继被贬的漫长岁月里,柳同学留下了很多浪漫的诗篇,让人觉得他不像一个迁客,而是一个骚人,比如著名的《永州八记》,写得确实出神入化。得知柳同学死讯后,刘同学也内牛满面了,随即给韩愈写信让其撰写墓志铭,花毕生之力整理柳同学的遗作,还出资刊印,朋友做到这份上确实是没得挑了。其实想想,能写出“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的人,肯定有一颗柔软的灵魂。

    自从上次和柳同学携手离开长安后,转眼又是十四年。在一个桃花缤纷的春天,复职的刘同学再次来到了玄都观,却惊讶地发现当年笑春风的桃花早就不知何处去,只有满地的煞风景的菜花,于是刘同学诗兴大发,再次挥毫,“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大意是,MLGB,叫你们搞老子,老子我如今又杀回来了,要搞死你们。表面极尽讽刺之能事,后人却看出了其中的悲:我回来了,当年和我一起携手看桃花的柳郎又在哪里?。。 在天国里。

    今天先写这么多,明天再接着八元稹和白居易。
    CP2:元稹VS白居易

    历史上说到这俩哥们,都会直呼元白,不仅因为诗歌成就并驾齐驱,也因为二人贯穿终生的感情。呃,友情。话说元同学和白同学那是相当有缘,年轻的时候俩哥们同时参加吏部考试,同时被录取,连做的官级别都没差,都是校书郎。校书郎是个闲职,加之两人住的地方都隔不远,所以这两位同学经常在一起喝酒做诗,贴心得不得了。据说元同学在绍兴做官的时候连歌伎(等同于小妾)都向白同学借,说同穿一条裤子也不为过。当然,历史上所有伟大的骚客几乎都是贬出来的,这哥俩也不例外,先后得罪了上头(元同学比较郁闷,因为住宿问题被阉党打了一顿又贬)。

    话说白同学被贬后在凄风苦雨中离开长安,走的又恰好是元同学不久前走过的路,而每到一处驿馆,白同学都要下马苦寻元同学留下的墨宝,类似于我们现在的“XX到此一游”,不过文人涂鸦不叫破坏公物,叫生产文物。一日他行至蓝桥驿,一下马,便在驿站的墙柱上发现了元同学路过这里时题的一首《西归》,白同学激动了,于是在此诗旁又添四句:“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西风我去时。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而早已远在元稹在通州听说白居易被贬,立马不淡定了,不顾病重在床,提笔给白同学写信,并赋诗《闻乐天授江州司马》:“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离了蓝桥驿,经过商州、襄阳,白同学由汉水乘舟而行。船上时光难度,又没什么娱乐活动,于是白同学就是靠元同学的诗作来慰藉孤独的灵魂,据说还看到眼睛痛:“把君诗卷灯前读,诗尽灯残天未明。眼痛灭灯犹暗坐,逆风吹浪打船声。”元同学看到诗后那叫一个蛋痛菊紧啊,跟着又回了一首《酬乐天舟泊夜读微之诗》:“知君暗泊西江岸,读我闲诗欲到明。今夜通州还不睡,满山风雨杜鹃声。”明明是相思到失眠,却又偏偏责怨雨下得太大杜鹃叫得太狠,这就是艺术啊。

    之后两人数年远隔山川,思念得不得了。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有一晚白同学还真的梦见了元同学,醒后恨分惆怅,提笔写了一首诗:“晨起临风一惆怅,通川湓水断相闻。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更梦见君。”元同学看到此诗后简直是痛哭流涕,白兄我对不起你啊,你对我体恤思念到这种程度,我也天天想你,何解就梦不到你?元同学边拍大腿边懊恼,绞尽脑汁终于得出原因,大概是因为生病把自己搞晕了,于是也写诗一首,《酬乐天频梦微之》:“ 山水万重书断绝,念君怜我梦相闻。我今因病魂颠倒,惟梦闲人不梦君。”

    写到这里不禁感叹古时候的骚客们真是太牛叉了,做个梦都能够搞出这么多道道,我梦不到你也能感动死你。大家注意元同学这首诗的题目,“频梦微之”,这个“频”字用得太好了,敢情你老白梦到元同学还不是次把啊,今人出差,梦见女朋友男朋友也没这个频率啊。

    下篇应某同学要求八纳兰性德和顾贞观。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